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苏米亚战歌】(第三章)(03)作者:indainoyakou
【苏米亚战歌】(第三章)(03)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348


  第三章「全面战争」#3

   神圣俄罗斯帝国,卡秋莎皇亲领,底比里斯。

   新乔治亚王国在末代女王露苏丹三世统治下一度力抗俄罗斯的侵略,北挡俄 罗斯、南挑亚美尼亚、东拒亚塞拜然和哈萨克斯坦,尽管战斗往往以败北收场, 全体国民一心对外的局部战争着实令当时的俄罗斯军方吃足苦头。

   战争持续了整整两年,新乔治亚东部几乎沦陷,民众自发性地在被佔领区发 动游击战,女王正规军亦持续南征北讨,并在土耳其及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下一度 攻陷亚塞拜然首都,进而引发震惊莫斯科的「里海战役」──为数三万且全部为 陆军战力的女王军,在里海沿岸击退了试图夺回首都巴库的二十万联军,甚至击 沉三艘军舰、消灭亚塞拜然整支海军陆战队。

   年方二十的皇帝玛丽安娜四世为此怒不可遏,毕竟就算联军主要是由附庸国 组成,好歹开战时的陆军兵力也达到七十万,足足是新乔治亚军队的三倍之多;
   以优势兵力加上优秀的海空支援还能被逆推到里海,已经不是战术失误可以 掩盖的失态。

   於是在冒着西方国家趁势介入的风险下,俄罗斯中央军终於还是动员了,并 在一个月内彻底镇压新乔治亚、迫使露苏丹女王流亡土耳其,事后更是扶植年仅 六岁的亡国王女短暂统治新乔治亚共和国,以达到掩人耳目并吞之实。新乔治亚 的巴格拉季昂家也就此步入历史。

   俄军开入底比里斯后几乎摧毁整个首都,玛丽安娜四世因此在新乔治亚人民 心中留下极其负面的观感。就连底比里斯宫也遭到毁灭的当时,却有一座建筑保 留了下来──那就是底比里斯竞技场。

   对於让自己颜面无光的新乔治亚恨之入骨的玛丽安娜四世,唯有这栋结合东 正教堂与哥德风格、却又不沾文艺气息的建筑物使她情有独锺,因而避免了倾倒 的命运。

   时光流转,如今俄军再度进入这座大竞技场,场内虽有承袭底比里斯之名的 年轻骑士,却没有半个新乔治亚的血统。

   均龄十七点五岁的骑士们呈三队排开,她们一致穿戴灰黑色萝莉塔军装配同 色军帽。

   原皇务院新西伯利亚军事专门学校战技步兵预备军官班、现底比里斯骑士团 进攻组「叶卡捷琳娜之剑(自称)」──十六人。

   同上,原战术步兵预官班、现据点防禦组「叶卡捷琳娜之枪(自称)」──十六人。

   同上,原亲卫步兵预官班、现皇亲护卫组「叶卡捷琳娜之盾(自称)」──二十三人。

   总共五十五名萝莉塔骑士在蕾娜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怒视着她们正对面的对 手。

   站在萝莉塔骑士们对面的是来自基辅的深紫骑士,由希莉亚率领的十二位精 英均龄足足比后辈们大上一轮,落於正值青壮的二十九岁。

   不久前才两度交手的双方相约在此,甚至扩大阵仗要来场赌上骑士团名誉的 练习战,不用说自然是出於大家的任性──苏米亚一派悠闲地看好戏、希莉亚打
   着磨炼与满足主人的主意下战帖、蕾娜与阿林娜等人不堪羞辱矢言雪耻──不管
   是哪一种任性都造就了这场浩荡的练习战。

   附带一提,为了使底比里斯骑士团尽数出动,阿芙拉已率领一队骑士及若干 武装女仆暂代守护职,直到比赛结束。

   比赛共分为三阶段,希莉亚队等十二人必须连续进行挑战,而萝莉塔骑士们 则分为尤妮亚的进攻组、阿林娜的据点防卫组以及蕾娜的皇亲护卫组。三组人数 并不均衡,但是既然希莉亚等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蕾娜与两位小组长决定默认 这股优势。反正当压轴的皇亲护卫组上阵时也是大败当前,用尽各种手段扳回一 城不过是刚好而已。

   伊吕娜特地换了件黑西装、系上黑蝴蝶结,郑重其事地担当司仪兼裁判。在 她身后的是方才从库塔伊西抵达的支援女仆,五名黑西装女仆兼任副裁判,十五 名穿着乳白色护理师服的女仆在后方就绪。

   「本次乃多对多肉搏战,双方皆不得使用武器及投射道具、不得攻击要害、 不得追击落地且未反击者,双方必须无条件信服本裁判团之判决,落地十秒或自 主投降者将移往休息区,以上。若没有异议,请序战双方进入专用场地。」
   既然那个叫阿芙拉的阿姨守备去了,也就没有理由战败了吧──曾被姊姊阿 姨们突袭受辱、又在一对一战斗中屈辱落败的尤妮亚重新燃起斗志,率进攻组全 员进场。

   然而她的战意很快就被紧盯着她的新对手所动摇。

   那比起阿芙拉更健硕、更有力的肉体,再加上凶狠许多的样貌……被索斯诺 娃一副刚从监狱出来的狠样紧盯不放,尤妮亚双腿不自觉地发抖。

   不行……绝对不能等对方侵门踏户。面对这种可怕的对手,必须採取攻势才 行……!

   「全、全部给我上!赌上特殊战技兵的名誉,打倒那群臭老太婆!」

   「是!」

   还没吹哨啦──伊吕娜轮番看着发出怒号并冲向对手的萝莉塔骑士们、悠闲 以待的深紫骑士们,拿定顺其自然的主意便退至场外。

   尤妮亚因着众人助阵再度夺回战意,可惜这次依然没有维持太久,就被朝她 猛冲而来的索斯诺娃再次憾动。

   「噫……!」

   惊人的爆发力是一回事,跟杀人犯没两样的狰狞脸孔又是另一回事啊啊啊… …!

   而且明明对方那群人都还停留在原地,只有她一个人冲过来是怎样!想要一 人应战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还是说……她的目的根本只是要擒王?

   距离只剩十米……八米!

   「莉、莉佳!掩护我!」

   「喔喔!」

   只见索斯诺娃冲到莉佳面前立刻奉上一记左回旋踢,往她紧急护在胸口的双 手踢出一记清脆的喀啦声,不堪重击的莉佳哀嚎着倒地。索斯诺娃马不停蹄地直 逼看傻了眼的尤妮亚。

   她知道这练习战是来真的,和往常的实战演练一样挂彩很正常……但是在她 心里多少存在着前后辈之间的情感,而现在与她交手的前辈全然感受不到这种感 觉。

   无论是踢击、拳头还是掌击,压向自己的攻势皆带着实在的沉重感,稍不注 意就会沦落到莉佳那般下场……尤妮亚全副心力都放在防守上,当她察觉自己被 索斯诺娃逼离众人时,才气急败坏地喊道:

   「都已经诱敌深入了,你们还在发什么呆啦!」

   虽然这句话跟事实有些出入,不过怎样都好啦。毕竟刚才那个女仆阿姨也没 说不能多打一不是吗?

   尤妮亚露出得意的笑容,准备迎来即将来到的胜利──索斯诺娃的身影却倏 然消失。

   不对……不是消失,是快到连身为次席的自己都跟不上的速度……当尤妮亚 惊觉这次已来不及防禦时,弯身猛进的索斯诺娃以坚硬的拳头硬生生击向她的腹 部。

   「咯啊!」

   闷痛的撞击掀起一片沉重的炽热,其中还有数道犹如闪电般的麻痺感朝四方 奔驰开来。

   不一样。

   这股冲击和跟同伴们练习搏击时受到的攻击不一样。

   直拳的冲击并未在小腹表层消散,而是持续地深入、深入、再深入,直到… …子宫为止。

   「……呜欸!」

   尤妮亚下意识地弯身抱紧小腹。

   震动……子宫在震动……生小宝宝的地方彷彿被人直击似的──尤妮亚无法 理解为何痛苦与屈辱中还带有一丝截然不同的感受,但那股感觉越来越强烈,她 的腿也越抖越厉害,好像全身力气都在这片混乱中抖散了……

  滴、滴答、滴答滴答滴答──灰黑色裙摆下传来急凑的滴水声,尤妮亚已身 陷混乱不知该做何反应,唯有脸蛋迳自涨红,滴水声也持续到一滩黄液流出裙摆 遮蔽处。

   「啊啊……啊……」

   尤妮亚抱着小腹沧浪地连退几步,直到被同伴搀扶住,这才因着熟悉的触感 放心地倾倒。

   索斯诺娃接连击倒两人后就地和蜂拥而上的萝莉塔骑士们开战,深紫骑士们 随后也加入战局,但这一切看在被女仆带往休息区的尤妮亚眼里只是虚无飘渺的 云烟。受到女仆细心照料的她不断地思考,对方那突然的一拳究竟意味着什么?
   前面明明就打得很顺……不对……如果将那拳视为对手的真正实力,那么先 前自己之所以不断地防禦成功,全是因为对方其实一直都是在「教导」自己吧?
   倘若如此,又为什么忽然改变做法呢?

   尤妮亚呆然地望着战技精湛又十分强悍的索斯诺娃,心头冒出一股带有自责 意味的想法。

   是因为自己放弃了受教的机会。

   没错,就是这样。

   本来一对一打得很顺畅,自己中途却喊姊妹们助阵,所以「教导」就此结束──索斯诺娃才切换成「实战」模式。

   到头来,大家还是被当成后辈在教育着。

   她们还是被前辈们关爱着的。

   「索斯诺娃……前辈……」

   胸口深处的鼓动结合小腹深处那幻觉似的微震,使得曾经长时间佔据尤妮亚 脸庞的傲气逐渐弱化了,填补这些空缺的正是迟来的少女情愫和思春期冲动。而 后者的比重似乎要多上那么一点点。

                  ………………

  卡秋莎一脸狐疑地盯着前来迎接自己的女士。不是蕾娜也不是尤妮亚,长得 比她们都要高,胸部又气人地大,而且身上穿的制服也不可爱。再说那人举止都 是堪比礼仪老师的优雅,就好像戈尔基宫常见的女爵阿姨。

   卡秋莎对於那些说话一定要说得不清不楚不直白的女爵阿姨很感冒,那股厌 恶感无礼地和眼前的女士连结起来,让她决定鼓起被老师捏脸脸的勇气、像一阵 风似的跑走。

   没想到走廊上的护卫和女仆全部变成阿姨了!

   虽然大家看起来都很厉害,可是也有些人用着很危险的眼神在紧盯自己!
   明明眼前是熟悉的走廊,旁人却是陌生又有点可怕,脑袋刚从一大堆历史年 份与专有名词解放的卡秋莎再度陷入恐慌。

   「蕾……蕾娜……?」

   此时的蕾娜就算隐约感应到主人的呼唤,也只能难掩羞耻地以半裸之姿躺在 竞技场休息区、为彻底的败北悔恨之余强忍胜利者的鹹猪手。不管是敷药、推拿 还是莫名其妙的筋肉测量,总之前辈们确实手出有名,却总会趁机东摸一下、西 捏一把……若非自己还算有一点点经验,恐怕会跟阿林娜她们一样反应超敏感吧。
   年幼的主仆们稍后於接待室重逢。

   这间接待室设计成粗神经的东洋风,具体来说是日式和室结合中式家具,而 且同时出现彩绘屏风与肃穆的装饰屏门,沖茶处还有成堆香包以及东南亚风情的 可怕玩偶。虽然形象鲜明且冲突,说到底苏米亚也只在新年的戈尔基宫见识过一 次纯中式、一次纯日式的摆设,两者混在一块对她没什么影响就是了。

   被雅菲和凯洛儿抱来蹭去的卡秋莎一见到蕾娜,本来死翘翘的眼神又恢复些 许生气,挣脱了两个危险的大姊姊就奋力奔向前方。蕾娜看到主人,也赶紧把竞 技场的事情抛诸脑后,上前抱住圆滚滚脸蛋都快要哭出来的卡秋莎。

   苏米亚和希莉亚眼见这令萝莉塔骑士们感动不已的场面,互相挤眉弄眼一番……各自带着有点不适以及有点期待的想法别开目光。

   卡秋莎在蕾娜怀里一赖就赖上好一阵子,连第一盏茶上来也不愿放开,弄得 蕾娜频频用眼神或动作向苏米亚致歉。苏米亚倒是乐得清闲,伊吕娜的手腕与喝 习惯的茶叶都没话说,就这样待在皇妹身边、让她慢慢习惯自己的存在也不坏。
   反倒是希莉亚又开始妄想了,但是要她决定谁抱谁撒娇还真不容易,最后乾 脆两人轮流一遍。

   早先嚐到三度败北和全体战败的萝莉塔骑士们多半已回归工作岗位,她们在 主人面前很努力地表现得体,出了接待室个个东倒西歪。要不是身上的伤还在发 疼,就是前辈们施予的应急处置太过「有效」。

   就连次席尤妮亚都不得不承认,无论战技、体力还是「大人的技术」……前 辈们都太厉害了。有些同伴甚至还在练习战中情窦初开,真是搞不懂……虽然自 己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啦……总之事后有部分同伴出现学姊戒断症之类的反应就 是了。

   等到卡秋莎可以安心地喝茶茶时,桌上的红茶和牛奶已换过三盏,苏米亚则 是仰坐在单人椅上睡着了。由於椅背刚好及肩,希莉亚就捧着枕头立於椅后,让 主人舒舒服服地小歇片刻。

   卡秋莎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打了个好大的呵欠。蕾娜立刻腾出大腿再拿来枕头, 让嘴角很快就沾上饼乾碎屑的小主人稍事休息,顺便藉此减少主人对甜食的摄取 量。万一待会吃不下晚餐连她也会挨女仆长的骂。

   又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向蕾娜撒娇着的卡秋莎刚沉入梦乡不久,苏米亚就从 浓厚的慵懒中清醒。

   犹如姊妹般感情要好的小主仆在众人眼里五花八门了起来,这回苏米亚没有 给希莉亚妄想失控的余裕,就命她整理好库塔伊西这几天下来累积的情报。
   虽说目前指挥部有叶廖缅科少将坐镇,这位将军的调度能力还是差了卓娅一 截,不能放心全权交给对方处理的部分就有必要亲自裁示。像是新乔治亚以南的 战时商贸、附庸国之间的协调事宜……离开卓娅身边才知道,这些牵一发而动全 身的琐事意外地并不是很多人能够轻松解决的。

   希莉亚与伊吕娜低声为苏米亚做起简报,枕头换米夏负责,琴雅则专司热茶 与按摩──这幕光景映入蕾娜眼帘,总觉得很不可思议。

   她从进入军校前就很崇拜当时的第二皇女。倒也不是因为那些大人才会懂的 理由,而是单纯地认为第二皇女在阅兵典礼上既优雅又帅气,那副高冷之姿令年 幼的自己十分向往。

   当基辅方面通知皇亲将随第二批南方军进入新乔治亚时,她就期盼着能看见 率领大军而来的殿下,可惜现实并不像电影那般夸张,苏米亚及众将军都是搭乘 列车先行抵达。不过没关系,交通管制交给皇务七课和南方军协调,她这位骑士 团长得以在负责守护主人之余就近观察皇亲殿下。

   尽管本日两个骑士团在殿下的默许下发生了些冲突,倒也没有为彼此留下多 少仇恨,不如说真的是被学姊们狠狠教育了一番。因为护着孱弱的小主人而变得 天高地厚的心态,确实是大家最大的弱点。给学姊们教训一顿也好,体认到自己 尚有许多进步空间是很重要的事情。

   啊……这会不会其实是殿下的意思呢?假意放任部下滋事,实则为皇妹训练 骑士团……这么一想,就觉得苏米亚殿下更令人敬佩了呢!

   「下一个。这是……捷克发表声明了啊。」

   「是的。基辅方面建议承认此案。」

   「战事不是还停留在柏林线?」

   「是的。不排除另有隐情,故我军佈局并未改变。」

   「可能是皇姊大人或者帝母大人的策略吧。」

   「主人,皇帝陛下……」

   「……知道啦。明明从出生至今都是这么叫的,突然改变真不习惯。」
   「请您沉着……再来是地中海战时商贸事宜,这次由北非海洋联盟所提出。」
   「嗯,拿来。」

   认真处理军务的第二皇女也好棒!啊不对,是皇亲殿下!而且还是在众美女 包围下散发出高雅冷峻的气息,换做自己肯定坐立难安的说!

   蕾娜忍不住偷偷观察坐於斜对面的殿下,这一看就看了半个小时,对於主人 未来的期盼也稍微起了些变化。是要维持现在这股可爱与淘气呢?还是像高岭之 花似的殿下呢?总觉得两个都想要哪。

   处理掉一部分军务的苏米亚掩嘴打了个呵欠,仰首朝希莉亚轻动下巴。蕾娜 不忘将这美好的剪影保存在心底,结果一个不小心就一并保存到了令人害羞不已 的部分。

   希莉亚跪在殿下前方,倾着上半身像只小猫般趴在那双覆着黑丝袜的大腿上, 目前为止并没有问题。小主人撒娇时也曾做过类似的举动,因此蕾娜将两对主仆 的立场反过来就能理解这个动作的意义。问题是……希莉亚不像小主人那样单纯 地撒娇,而是接着解开殿下的窄裙、垂首做出含住某物的动作……

  「伊吕娜。」

   苏米亚喊着女仆长的名字,眼神却是短暂地停滞在脸红僵在一旁的蕾娜。
   这一瞬间,蕾娜脑海中迸出许多有趣的想法,其中获得较多支持度的是「暗 示」。

   殿下有讯息要传递给她这个皇妹的骑士,而且是必须在隐密条件下进行。
   这间房里的护卫和女仆都是殿下的人,为何还要另寻管道呢──思索并未展 开,答案意外地先一步浮现。

   皇务七课。

   这一年多来总是很配合小主人的辅政官们。

   无论是公务上的友善度以及私交上的亲密度,蕾娜和多数骑士对她们都无可 挑剔。但这仅限於「今天以前」。

   透过最自负的领域着实地吃了记败仗的大家……想必已经体认到「大人的实 力」并不是那么简单便可测量到位的。这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小主人身边的关系 链,甚至於骑士团以外的所有单位都重新蒙上了风险。

   既是如此,她当然乐於接受殿下的安排。毫无疑问地,此刻的殿下以及基辅 骑士团的学姊们,在相对意义上是可以信赖的。

   蕾娜战战兢兢地如此定夺之时,伊吕娜已经替主人半身连同希莉亚披上毯子, 而苏米亚正静静躺在米夏捧着的枕头上闭起眼睛。

   室内静谧到只剩下小主人的呼吸声和学姊偶尔发出的吸吮声,双腿发出迟来 的麻痺感,蕾娜不由得脸红起来。

   她想起上午在和学姊们打照面以前,自己也曾像学姊那样服侍着小主人。不 知道为什么,连这点事都有点想向希莉亚学姊讨教了。

   大概是因为自己从以前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人当做学妹般教导吧。

   啊啊,想到这里,小腹深处彷彿又痠麻了起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